恩施SEO网

我们采访了 5 位女性和 1 位男性,破除了这 4 个关于女性的误解 关于女人

[关于女人]我们采访了5位女性和1位男性,破除了这4个关于女性的误解关于女人:关于女人-你现在是有什么困难吗?-我觉得我只了解我自己,不了解其他女性,我不了解她们的经历,更没法想象她们会遇到的问题,所以我想不到要怎样切入
关于女人

-你现在是有什么困难吗?

-我觉得我只了解我自己,不了解其他女性,我不了解她们的经历,更没法想象她们会遇到的问题,所以我想不到要怎样切入。

这是我在接到要写一篇女性专题文章的任务时,和同事的一段对话。

「女性」无疑是近年最热的讨论话题之一。但不知为何,一些始于善意的讨论,会成为加深性别对立和刻板印象的媒介。我们要怎样才能构建一个对女性以及进行女性话题讨论更友好的环境?

带着这个困惑,我和几位拓宽了女性议题中「应该不应该」的人聊了聊,希望她们的经历和故事能为大家带来一些启发。

苹果中国的葛越:女性员工可以安心地当妈妈

葛越是苹果公司大中华区的董事总经理,是一位出色的工程师,还是四个孩子的妈妈。要知道,硅谷科技公司中的女性管理层平均占比只有 11%,其中当妈妈的就更少了, 更别说四个孩子的妈妈。

当被问及对年轻女性有什么建议时,葛越给出了个和当下建议年轻职业女性不要轻易当妈妈的趋势相反的回答。她和我们分享了她自己经历过的挣扎:

如果我有机会和 20 年前的自己对话,我会告诉她,不要那么焦虑,开心地当一个妈妈,你会发现自己的能量远比你想象的要大。

你也许会说,不是所有人都那么幸运,拥有足够的资源和机会,能凭自身能力去获得很好的发展。

的确如此。

但今天,葛越并没有忘记曾经的焦虑,而是将这份同理心融入工作,将苹果塑造成对女性更友好的工作环境。

「Women@Apple」就是其中一个举措。

2019 年正式在大中华地区成立,「Women@Apple」是苹果公司内部多元化组织之一。

葛越自己则是「Women@Apple」的「Coffee Chat」活动「常驻嘉宾」,她会通过这种方式和女性员工进行更多非正式的交流。

而在疫情期间,「Women@Apple」还为女性员工组织了心理咨询辅导分享,帮助她们应对在家办公状态下面对的挑战和压力。

聊起很多企业都「产假歧视」时,葛越不以为然地说「我们请一个人是长线投资」,从这个角度来看,无论是当妈妈还是休产假都不是什么负面事情。

苹果最近甚至还在内部推出了「新手妈妈计划」,据说,是因为她们「发现很多女性在刚当妈妈时会有点无助,所以想通过这个计划来帮助她们」。

▲ 去年开学日,葛越在微博分享了自己和孩子的照片

现在,苹果内部的女性领导占比已经达到 40%,远高于科技公司均值。

然而,并不是所有公司和苹果一样,在面试时从不问生育计划,在档案中不记录年龄和性别。当今年轻中国女性在面试工作时,大多还是得尴尬地回答 HR 那个不合时宜的提问:

你有男朋友吗?

《2021 领英机会信心指数报告》指出,60% 的中国女性认为自己的性别阻碍了职业发展,这项数据在职场妈妈群体中则更为突出,高达 64%。

也许,我们需要提倡的不是年轻女性尽量别当妈妈,而是要更多公司将员工视为「长线投资」,无论他们的性别是什么。

超级猩猩的跳跳:运动最好的方式是享受它

超级猩猩是当下最受欢迎的健身品牌之一,以随时约课、单节付费的方式替代了办卡的模式。难得的是,没有「不去就亏本」的年卡压力,年轻用户对超级猩猩的课却更「上瘾」了。

于是,我们向它的创始人跳跳取经,想知道怎样才能帮年轻人更好地建立长期运动的习惯。没想到,她居然说:

如果一个人一辈子都没有建立运动习惯,这也不会影响他是否会拥有一个了不起的人生。如果你觉得自己不运动就是不自律,那你给了自己很大的压力。

无论是运动、工作还是当妈妈,最好的方式是享受它。

这在健身已成潮流,人人都喊自律的大环境下,彷如一阵掠过的清风,让人一秒松开紧缩的小腹,并拷问自己真的喜欢这运动吗?

跳跳这观点还跟她之前的一段经历有关。

2013 年,跳跳目睹了「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当时,正在跑步的她,突然看到眼前五百米的地方发生爆炸,通讯也瞬间中断了:

那时我在问我自己一个问题,假如今天我不小心跑快了,临死前我遗憾的东西是什么?

▲ 2013 年的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造成了三人死亡,一百多人受伤,图自 《华尔街日报》

巧合的是,在前往美国的航班中,跳跳在希拉里自传中读到一句「真正的人生只有一种,按照自己心想的方式去度过人生。」

于是,当通讯恢复后,跳跳就给老板发了条辞职短信,并决定要「以终为始地去过生活」。

自创立超级猩猩以后,跳跳的运动量远少于从前,那是因为在之前,跑马拉松是她缓解焦虑的方式,也就是说,她的精神状态也比从前好多了。

不过,她表示自己时不时还会做「鸵鸟」。在发现自己的状态出现问题时,会回避所有外界干扰,和自己沟通和解,有时甚至会选自己喜欢的酒店,先睡个三天两夜(起)。

然而,并不是所有女性都敢这样。

麦肯锡的一份报告指出,女性承担了全球 75% 的无偿家务工作。而领英的报告也表示,女性对兼顾家庭和工作的需求远高于男性。这更多来自于社会习惯的压力。但跳跳想提醒所有女性:

永远告诉自己,你自己有选择。

在她看来,这种选择是在知道可能带来的代价后主动做的选择。她认为,今天忍了忍过去,自己原本已经很糟糕的状态明天只会变得更坏。

这质朴的真理其实早已写在飞机的安全须知上:

帮助别人之前,请先照顾好自己。

Coding Girls:女孩编程这古老议题,怎么现在还是个问题?

成立于 2019 年的 Coding Girls 是一个女性编程社区,致力于帮助全年龄段的女性入门编程,推动科技行业中的性别平等。今年在读高三的余铁琳、在读大四的张紫怡和已在科技公司供职的蒋曼洁是这个机构的三位负责人。

的确,都 2021 了,国外类似组织 Girls Who Code 也成立快要十年了, 你以为「女孩不合适学编程」这种老套的刻板印象早已灰飞烟灭了,余铁琳却告诉我们:

我是学校计算机课程里的唯一的女生。

这也是我们选择采访这些女孩的动因,为了去了解这看似不应存在情况背后的原因。

余铁琳从八年级开始接触编程,那也是她首次「切身感受到科技领域性别差异」的时候。好奇的她开始问身边数学成绩很好的女孩,大家为什么对计算机不感兴趣。没想到,这些女孩居然还存有「女孩并不合适学习理科」的固化印象。

▲ 余铁琳发现,即便是身边数学成绩挺好的女生,也会认为「女生不合适学理科」

刻板印象加深女孩对理科的恐惧的方式可谓相当全面。

你理科成绩不好时,别人会说「女生就是理科弱,文科比较好」;如果你的理科本来就很强,居然还有人能想到「你现在成绩还不错,等再过几年就跟不上了」的神奇话术。

沉迷 AR 的张紫怡大学读的是商务英语专业,同学也大多都是女孩。当她非常兴奋地和同学介绍 AR 时,大家都不太理解:

她们会觉得「这么高深的事情并不属于我们,你开心就好」。

▲ 对 AR 特别感兴趣的张紫怡,也是综艺节目的实习导演

在 2019-2020 年期间,Coding Girls 在上海、深圳举办编程夏令营,还面向新疆办了场线上支教活动。在这个过程中,余铁琳发现很多年纪比较小的女孩往往是最活跃的:

反而是年纪稍微大的学员,已经参与工作的一些女生,她们在学的时候总感觉自己写的代码哪里不对,或者是总想让你过去帮她看一下。

这也意味着,即便已经勇敢地踏出去学习的第一步,不少女性可能还是会在潜意识里受到「女孩不太适合编程」的印象影响。

蒋曼洁在教学的时候,也会尽可能地耐心去解答学员的问题:

你可能会在一些很小的地方卡住,这个时候你真的就是必须在她的身边,跟她讲每一行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这么写。

我希望在刚开始的时候,Coding Girls 给她们的感觉是我们可以一起学,这个东西其实并没有那么难。

▲ 蒋曼洁之前的专业是生物科技,后来因兴趣自学编程,现于科技公司供职

与此同时,她们也在更广的群体中普及对编程的基本理解。

她们遇到过很多来自不同背景的学员。其中有已经当妈妈的 80 后,她认为学习编程是时代的趋势,于是自己先出手学习,以备以后也能和孩子更多地探讨相关话题;也有 16 岁的高中生,在正式报考计算机专业前,想通过体验编程学习作为一种职业探索;还有一位 13 岁的小妹妹,她想通过学习编程来改变世界。

除此以外,张紫怡还在活动上遇到一位自己大学的同班同学。能让原本对技术不感兴趣的人踏出第一步,她觉得特别开心。

这就是在 2021 年的中国,Coding Girls 还那么值得我们关注的原因,她们在通过行动和微小却切实的改变来打破这种刻板印象。

想象在未来,如果编程成为了像今天图形交互一般基础和无处不在的交互界面,那现在因刻板印象被挡在学习编程门外的人,就可能和家里搞不懂智能手机的老人家一样,觉得自己就是学不会这些技术,陷入无助和自责。

设计师杨振甫:男性去参与女性议题,其实没那么难

受身为医护人员的太太的启发,设计师杨振甫决定用设计改善政府资助的乳腺癌筛查服务,让女性更愿意接受这项重要的检查。

他们把冷冰冰的筛查车和检查体验变得像下午茶一般怡人轻松,并把这个项目命名为「午后的奶察」。

▲「午后的奶察」之前在上海的在展示活动

这不仅是个女性议题,而且是和女性身体相关的议题。

我不由得问杨振甫,他自己的男性身份是否会对参与这个项目带来困难。

的确会有,但我们可以通过前期调查去了解,慢慢建立同理心。

而且,团队中也有女设计师,你自己也有妈妈、老婆和小孩,你还能看到患病的病友,听到她们说的话,这些都会让你知道在这个议题中不同的人,她们的实际感受。

他认为,其实在做商业项目的时候,设计师也未必对所有领域都特别了解,但他们都可以通过调研的方式去学习 —— 这都是设计的一个必要过程。

不知道你是否也和我一样,不明白为什么女性会抗拒做免费乳腺癌筛查这听起来很好的服务。

事实上,去年,乳腺癌的新发病例数达 226 万人,首次超过肺癌,成为「全球第一大癌」。其中,我国乳腺癌病患在确诊时,早期患者占比远低于欧美国家,这也侧面反映了人们对这种疾病筛查意识的缺乏。

杨振甫告诉我,很多人会有种「不检查还没事,一检查就有事」的心态,所以不愿意去接受检查。此外,我们文化中就甚少对女性乳房进行公开讨论,因此但凡提及,总有种难以启齿的困窘。

在体验上,女性在参与筛查时,要填写非常多的登记表格;而且,进行筛查的空间,也没有让人有一种能保护隐私,很安心的感觉。

于是,他们将整个体验进行重新设计,优化了流程和空间,甚至还在筛查车外准备了真正的奶茶,让女性感觉更放松和自在。除此以外,「午后的奶察」还准备邀请函,让参与过的女性填写并分享给其他女性朋友。

经过改造后,人们接受乳腺癌筛查的意愿提升了 2-3 成。

也因为这个项目的契机,杨振甫发起了 5% Design Action 社会设计平台,鼓励设计师和各个领域的专业人士,通过贡献自己业余 5% 的时间投入到改善公共服务的项目中。在乳腺癌筛查以外,他们还将经验拓展到其它癌症筛查项目的推广中。

每个议题,也包括女性议题,都是多维和复杂的,它们都需要不同领域和背景的人的支持和参与。

其实,在我们之前几个人物故事中也有不少「杨振甫」—— 他们是那些报名参加「Women@Apple」的男性,他们也想支持和帮助女性,但不知道怎样入手;也是在 Coding Girls 活动中出现的男性志愿者,他们也一样想帮助更多女性学习和入门编程。

有时候,将人和人隔开的,并不是性别,而是沟通的意愿。

给健康腾点时间,也是给自己腾点时间

跳跳告诉我们,现在的她虽然运动时间没有从前多,但却仍会坚持每天进行深度呼吸和冥想,「花两分钟去关注自己」。而这次采访所接触的女性和参与女性议题的男性,她们所获得的成就,推动的改变,其实都始于心中的追求。

我们都先是「我」,然后才是生活中带来的不同身份。

在今年国际妇女节之际,我们除了想和所有读者分享来自各个领域的出色女性(和「女性之友」)的故事外,还想邀请所有人加入我们联手 SUPERMONKEY 和 Apple Watch 共同推出的「给健康腾点时间」的两周健康挑战。

我们认为,给健康腾点时间,就是给自己腾点时间,它让我们在紧张的工作和生活中腾出时间来关注自己的身体和心理状态。

我们相信,我们都有潜力成为我们想成为的一切,腾点时间和自己对话,关注自我状态就是变得更好的开始。


关于更多关于女人内容,可以收藏本网页。
工商银行贷款

[关于女人]我们采访了5位女性和1位男性,破除了这4个关于女性的误解关于女人:关于女人-你现在是有什么困难吗?-我觉得我只了解我自己,不了解其他女性,我不了解她们的经历,更没法想象她们会遇到的问题,所以我想不到要怎样切入

相关文章阅读

     暂无新闻 !